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长末】鸭舌帽(1)

· 小奶狗记者&警察,算是刑侦,算是正剧。

· 改编自世田谷一家杀人案,这个案件推荐细了解一下,很厉害,尤其是犯人杀人后的行动真的…

· 鸭舌帽(キャップ)是新闻界暗语,比如说警察キャップ就是专门套警方情报的记者。这里就失水准地翻译成警察帽儿。

————————————————

2001年12月,北海道,旭川

 

暖贴从第五个小时起就开始燃尽,松本正穿着最厚的羽绒服团在车里打哆嗦。这是他在北海道的第一个冬天。

二宫那家伙现在应该在暖和的记者俱乐部里写稿件呢吧…松本又团了一下身体,试图把寒气从肌肉里逼走。

松本和二宫一样,都生长在东京还在东京读了大学,进了一家全国性报社后被打包发派至北海道,两人都怕极了北海道的冬日。

而与安稳待在札幌的二宫不同,松本又被扔到旭川做警察探访,做的案子还不是什么大案。更准确的说,其实是大案,但只是一部分,很不起眼的一部分。这让他有点不平,但素人记者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吧。

他被要求调查的案子是一个自杀案,但自杀者的身份有些不一般。他是忠和杀人案受害者的父亲。而那个案子,哪怕松本没有刻意去查,也能知道个大概。毕竟太有名了。

已经八点半了,而警察交班是在六点,也许在加班吧,松本想着,于是松本打开笔记又温习了那个杀人案的细节。今天他来这里,一部分目的也是为了套有关这个案子的话。

 

正式名称:神居町忠和二条一家四人强盗杀人事件

时间:2000年12月30日23时~31日未明

地点:北海道旭川市神居町忠和二条

死亡者:四名

手法:

· 使用刀具两把,其中一把为犯人所有,另一把为受害者宫泽一家所有物。

疑似从二楼浴室窗户侵入,首先掐死睡在二楼寝室里的长男礼君(6岁)。父亲由纪夫(44岁)听见异响后从一楼试图上到二楼,在台阶上被刺,途中刀刃破损,换刀,由纪夫死后跌到一楼。后又乱刀杀害二楼卫生间旁的母亲泰子(41岁)和长女新菜(8岁)。通过部分伤口没有反射性闭合得知,母女两人在死后又被刺了数刀。

· 杀害过一家之后,犯人开始搜家财,最后带走现金二十万和一摞没寄出去的年贺状。

· 犯人把驾照房产证等各种文件归类。并在此期间吃了冰箱里的冰淇淋四个,蜜瓜,还喝了大麦茶。并使用了网络,浏览了一圈书签页面后自己进了剧团四季的网站。

· 逃走时间不明。

· 现场留下大量指纹与一些犯人血迹。指纹与警方的资料库不匹配,证明犯人没有前科。而通过DNA验证,证明犯人母亲极有可能是南欧人,父亲是日本人。但警察已经全国调查过拥有这种血统的人,没有发现可疑人物。

· 现场还留下一摞衣服与一个腰包,可见犯人本想在受害者家里长驻几天,而因为一些事情匆忙逃走。通过脚印判断犯人的鞋是韩国制,而腰包里有美国内华达州沙漠的沙子。

· 通过现场留有的药粉和血迹判断,犯人受伤,警方在医院蹲点,一无所获。

· 调查宫泽一家背景后,并未查出有任何可疑迹象,基本排除仇杀可能。

 

松本合上笔记。

一个让人心痛的案件,一家的死法惨烈,不忍心细致描述。留下了大量证据却就是找不到凶手。

而在事件发生接近一年后的现在,泰子的父亲顶不住来自媒体以及心里的压力选择自杀,一家近乎分崩离析…松本的心又凉了一分。

好想喝些热的啊…松本想着。不远处就有一个自动贩卖机,松本犹疑着要不要去买。喝东西容易误事,万一想上厕所了怎么办。

就在纠结的时候,他看见一个穿着警服大衣的小个子男人在寒风里缩着脖子走了过来。不会认错,要突击取材的对象就是他。

松本下了车。男人似乎听到了车门锁住时发出的声音,猫一样警觉地看向松本的方向。

松本笑了,竭力表现出游刃有余,并向男人伸出手,说了一句,“好久不见,我是松本,松本润。“

对方看着松本的眼睛,有些惊讶,“润君…“他喃喃着。

这在松本的意料之内,毕竟他们算是老相识。

 

大野的宿舍大约二十平米,没有什么所谓的会客的地方,推开门就能看见床。大野示意松本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

“所以润君是当了记者吗?“

“…你怎么知道的?“松本有些讶异。

“在我下班后突然来访,不是做警察探访难道是叙旧的?更何况我最近又接了那个案子…“

说话间大野为松本倒了热麦茶,松本把马克杯捧在手里,不知道是手太凉了还是杯子太烫了,有一股痛感。

“前几天的案子是有些…太惨了…“松本接过话茬,“但那是自杀事件,动机也很明确,应该不成问题吧。”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大野苦笑,拿了个垫子坐在床上。

“难道有什么隐情…?“松本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自杀的老头啊,是个很矮的人呢。虽然有用椅子,但悬梁还是有点困难。身体上也没有过什么因不成功而受伤的痕迹。“

“这么明显的疑点,警察怎么没有公示?“

“因为家中没有闯入的痕迹啊,很难想是谁帮他的,或是逼他的…“大野笑了,不带有什么欢快的意味,”别看我,我也是乱说,不负责。虽然如果你想写也无所谓。“

“写不写…确实没准。“松本表示,”其实我来,还想知道一些别的事情。大野桑不是在特别调查本部里嘛…虽然不是工作,但想问一些那个杀人案的细节…“

“你都知道什么?“大野眯起眼睛。

“警察公开的部分。这是我的笔记。“松本身体前倾,摊开了本子。

大野看完之后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我觉得这不太正常,疑点太多了。你怎么看?“松本抬起头,直视大野的眼睛。
“我会说我想说的,但你要保证不要写到记事里。毕竟这可能影响到警察声誉。但我说的话也许会对你的后续取材有利。”

“我保证不会写。”

“这里…“大野手指向一行字,看着大野的指尖,松本竟一时失神,”警察…好吧,我们,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守在医院旁?“

“…为什么?“

“因为我们完全小看了这个凶手。看他在现场留下了各种痕迹就判断他脑子不是很灵光。但事实证明,他,或是他背后的人,聪明得很。知道即便留下这些证据我们也抓不住他,所以才这么大胆。这几乎是在嘲笑警方。说远了。我们以为受了流那么多血的伤,一个不是很聪明的人一定会去医院治疗,所以才在医院蹲点,但他没有。“

“于是警察的判断失误误了时机…“

“可以这么说…“大野吹了口麦茶,”再具体一点,我认为警察给犯人做的人间像整体就有问题。他不是什么精神有问题的杀人魔,而是有特定目的的杀手。而且他目标不是钱,拿走钱只是为了制造强盗的假象。“

“年贺状…“松本喃喃,”犯人在掩盖宫泽家的交友关系。“

“正解。“

“所以,这就是我怀疑的地方,一家四口不会平白无故被杀,一定是得罪了什么人。“

“这个…谁知道呢。“大野呼出了一口气。

“于是,“松本像是想起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除了因为我们…认识之外…?“

“这个问题一定要问出来吗…?我只是不想让你们再做什么偏颇报道罢了,少缠着宫泽的家人,前前后后死了五个还不够吗?“大野的眼神突然变得尖利。

松本悚然。他之前认识的大野不是这样的。他曾是更加温润的,流水一般的人。七年的警察时光和北海道的寒冬让这股水结了冰。

果然和他相比自己还嫩得多。

突然大野的手机响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屏幕,叹了口气,回了一句。

“今天就这样吧。“疲惫让大野软了下来。

“嗯,谢谢…以后,我们还会再见吧。“

“会的,只是希望不是因为工作。“大野眼角溢出了些许温柔神色。

 

出了门后,松本看见一个人跳着脚等在门外。那人看见了松本,便走了过去。

“我是周刊旬文的记者。“那人自报了家门,递了名片。

名字叫相叶雅纪。

是周刊志记者…松本没什么好气。估计是稿子要到死线了还没找到什么爆点,所以才来找自己这个报纸记者套话。这样的事,哪怕是他这个小记者都遇上过几次。他递上了名片,“松本,松本润。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被O酱放了鸽子。他说他累了,估计是因为你吧。“那人笑了,笑容不讨厌,反而有些招人喜欢。

“称呼蛮亲的嘛…相叶桑和大野桑很熟吗?“

“怎么说呢…信赖关系,他是我的情报源,我就住在这附近,所以经常一起喝酒。今天找他也是没什么事想一起喝的。别看他云淡风轻的样子,其实怕寂寞得很呐…“

松本一时语塞。这样一来自己就像外人一样了。

相叶也是聪明人,察觉出来异样后开口,“今天你陪我吧,就当是补偿了。“

“补偿什么啊我又不欠你的。“松本嘴上说着,却跟上了相叶的脚步。

 

两人在居酒屋里要了一份烤鸟一份刺身,一人半合日本酒。

“所以,你是来做警察帽儿的报社记者咯。“碰杯后相叶这么说。

“是的…“

“为什么要找O酱啊?”

“因为他负责我要调查的那个案子…而且我们之前认识。我和他同一个中学,六年一贯的那种男子高。”

“啊听他提过,是会成吗?名门!”相叶拍着手。

“倒也不是很想靠这层关系套话的…”松本揉了揉额角。

“O酱别看人很好,嘴硬得很呢,几乎套不出什么话来。“相叶眼角漾出笑纹。

“是吗…?“松本有些讶异,”他今天倒是跟我说了不少话,只是以不写出去为前提…“

“那估计就是因为他喜欢你咯。他啊,自称是会一见钟情的人呢哈哈哈。“

“怎么讲?“松本提起了兴趣。

“他说过,他曾经很喜欢同一个中学的一个眼睛很好看的学弟,虽然现在是不可能了,但那是他的初恋…你可不要往外说。诶你脸怎么那么红…?不对,让我看看你的眼睛…“

松本推开相叶,感觉脸上一直到脖子根都火辣辣的,“乱想什么呢…“

“莫非…真的?“

“我也不确定,怎么能确定嘛这种事。但小时候我是很崇拜他的。“松本有些急,连声音都变奶。

“嗯?具体点。“

“怎么说呢,我们是一个社团的前后辈,演舞台剧的。仅此而已。“

“但我看差不多就是你…啊啦嘛,真是抱歉,以后你可别无法直视他…“

“怎么会…“松本又喝了口酒,信息量不小,他有点头晕。

————————————————

· 有参考一桥文哉的《世田谷区一家殺人事件 十五年目の新事実》和高村薰的《冷血》以及警方的情报公开。

评论(8)
热度(62)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