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12.9 repo

·アリーナだった。
語彙力なさすぎで泣くしかない。
真的好近好近。在圈内。
· 先说一下本单位。真的能看到不少之前看不到的东西,大哭不止。
*以下微博也有发
①step and go拍了PP
②对唱安定很美
③迷宮的时候两人有面对面跳舞,小润转过身来的时候笑得非常开心。
④Everything(大概)的时候,小润在通路上走,迎面是柴犬化了的弟控nino,把nino揽在怀里后前面是做着鬼脸拍着自己屁股的阿智,然后小润就左抱阿智右抱nino地走向中央舞台(我说明白了?笑)。以上算是定番,最戳我的是后面,阿智和小润对视,笑,然后阿智就把手环小润腰上了…环上了…这个流程我实在是太喜欢了。大...

+

12.7 Repo

·完全基于主观和感觉,记忆模糊,毫无含金量,随时追加。
位置是山顶。gate出来的时候还在想,不是40+gate应该不是山顶吧…没想到。应该大部分山顶都想不到自己会是山顶。
但,感谢监督小润,阿拉希的con即便是山顶也很有参与感,看不清生人很遗憾但并不觉得十分伤心。
·总之就是哭得一塌糊涂不知道从哪说起。而且真的什么也记不住,脑海里有各种各样的画面但完全记不起细节。比如说,我记得阿智有一个手部动作的特写。那种利落清爽又很仙的感觉,但完全记不起是在哪首歌里。
·但声音,真的他们的声音太棒了,那种质感,那种ハーモニー真的是太完美这辈子都不会忘掉。每个人的特色与修音...

+

献上昨天吃到的钓友会的烤鱼。
今天戴了一天蓝色美瞳,算是小小庆祝一下。
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真是小神仙小甜饼,真是不能再好的人。太喜欢了。
生日快乐,健康顺遂。

+

现在正坐在総武線上又哭又笑脑子一片混沌。
去桂花楼了,见到了拔妈妈。 真的是,不一样。就是不一样。身形非常好,而且,天,愛拔五官真的很像麻麻。
然而明明付钱的时候レジ就是麻麻来着,但我一句话也没多搭。紧张加激动,能憋住哭就不错了。还有就是,不知道该不该把「ファンです、ずっと応援します」这样的话带到这么可爱的日常里来。
但现在有点后悔,至少也想寒暄一下啊。夸一夸千葉的街並み之类。啊不管怎样今后肯定还要去。

店很干净明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放的音乐的原因,整体很有RPG感。太美好了以至于不真实的感觉。
饭菜也都很好吃,很温柔的味道。量很大,想给吃完了的自己鼓掌。想点炸鸡但炸鸡真的不是一个人吃的量。下次要和...

+

小润生日快乐qwq
文是赶不出来了,日本时间已经过了所以就放飞自我明天(大概?)再说,有点难过
前几天吸到的耳廓狐,太可爱了(捂心口

+

【长末】そして真夜中クジラは牙を剥く

· 而深夜抹香鲸剥去尖牙,普通的画家&大学生设定,一份奇妙的打工引出的故事

· ao无料全文。中短,共3w,为方便食用分了四个链接

· 昨天发的上半被屏蔽了,如果看过上半,可以直接从第三部分开始看

————————————————

(1)

(2)

(3)

(4)

————————————————

· 有一些虫在id里改过而word里没改,所以可能出现本子里没错而这篇里错了的情况…抱歉抱歉(^^ゞ
· 部分地方现在看并不满意,主要集中在前半,但还是不大改了

+

【长末】Whiskey Wood

· wish he would

· 现实向,颅内自high,与现实人物无关

· 被秒屏了,感觉这篇也没有什么啊…(挠头

————————————————

自己是从哪个时点开始变得意兴阑珊的,松本心知肚明。

这次聚会不是应酬,硬要说算是某种约定,和圈外好友的。说是工作告一段落后一起去西麻布的酒吧,侍女红茶利口酒是那里的原创菜单,非常好喝。

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台风天。能避开东京近一阵子一直持续的热带夜其实是幸运。低气压也没有影响到这里的室内,酒吧内气温气压湿度都是各种意义上的宜人。

也不是因为这沙发。虽然这里的沙发很不合现在...

+

· 魔都AO长末无料本宣,具体信息如图。欢迎来找我摊玩qwq

· 封面感谢小羊 @羊 ,真是…太美好的封面了,怎么夸都不够。以及感谢阿倩 @想变成一条鱼 ,没有她就没有这个本。还要感谢所有帮助校阅捉虫的小伙伴们@半途失蹤(不知道为什么圈不上,大哭)@shiki.yuki 。

· 设定普通,大学生和画家,一个奇妙的打工引出的故事。图上的试阅就当看个热闹吧,没什么特殊意义,只是摘了两段不算剧透无关痛痒的话。AO前也许会放出一部分。

· 我…爱他们(...

+

【舞驾长末】本次列车的终点站是你

·速打摸鱼一发完,除除草,骨科,注意避雷

·天呐他们真是…太可爱了

————————————————

死亡这一状态是无法用语言定义的。二郎整理着采访稿。有关一个小女孩的死。这是个麻烦事,毕竟要有语言去定义人才会不去恐惧,至少能减少不安。

但正因为死亡无法被定义,它才是开放的客观的。每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只要当事人能接受,那便是个妥当的答案。

他突然想到了那天小小的一郎对于死亡的解释。

“终有一天,我们都会死。”

很残酷,但只有六岁的,大哭的五郎听到后却安静了下来。现在想来,这个回答不能更巧妙。把死亡这一概念赋予一个群体,让它听起来不是那么的冷冰冰。...

+

只是记录

托米米的福看了岚学7月1日晚场。
真的是,这种美好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啊。

我单位开场,阿智说,“部活才不是那样的松本桑,对吧松本桑”,松本桑无数遍,走到台子上后还单膝下跪,天呐简直。声音真是大杀器,又甜又男前。

还是我单位,愛拔酱接收脑电波的时候站位是在一起的,正对我们的方向,单是站在一起就散发出了强烈气场(绝不是我cp脑作祟,是真的很苏)而且是一样的姿势。老夫老妻才会这样的不是吗。

还有一些印象深刻的细节

阿智细节一,刚开场时我们的位置绝妙,讲台阿智和我们正好处于同一直线上,所以他明明是在看讲台却像是在看我们,目力强大气质非凡,特别苏。
阿智细节二,天呐这颜值,这小脸,在帅气与颜艺之间自由...

+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