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小润生日快乐qwq
文是赶不出来了,日本时间已经过了所以就放飞自我明天(大概?)再说,有点难过
前几天吸到的耳廓狐,太可爱了(捂心口

+

【长末】そして真夜中クジラは牙を剥く

· 而深夜抹香鲸剥去尖牙,普通的画家&大学生设定,一份奇妙的打工引出的故事

· ao无料全文。中短,共3w,为方便食用分了四个链接

· 昨天发的上半被屏蔽了,如果看过上半,可以直接从第三部分开始看

————————————————

(1)

(2)

(3)

(4)

————————————————

· 有一些虫在id里改过而word里没改,所以可能出现本子里没错而这篇里错了的情况…抱歉抱歉(^^ゞ
· 部分地方现在看并不满意,主要集中在前半,但还是不大改了

+

【长末】Whiskey Wood

· wish he would

· 现实向,颅内自high,与现实人物无关

· 被秒屏了,感觉这篇也没有什么啊…(挠头

————————————————

自己是从哪个时点开始变得意兴阑珊的,松本心知肚明。

这次聚会不是应酬,硬要说算是某种约定,和圈外好友的。说是工作告一段落后一起去西麻布的酒吧,侍女红茶利口酒是那里的原创菜单,非常好喝。

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台风天。能避开东京近一阵子一直持续的热带夜其实是幸运。低气压也没有影响到这里的室内,酒吧内气温气压湿度都是各种意义上的宜人。

也不是因为这沙发。虽然这里的沙发很不合现在...

+

· 魔都AO长末无料本宣,具体信息如图。欢迎来找我摊玩qwq

· 封面感谢小羊 @羊 ,真是…太美好的封面了,怎么夸都不够。以及感谢阿倩 @想变成一条鱼 ,没有她就没有这个本。还要感谢所有帮助校阅捉虫的小伙伴们@半途失蹤(不知道为什么圈不上,大哭)@shiki.yuki 。

· 设定普通,大学生和画家,一个奇妙的打工引出的故事。图上的试阅就当看个热闹吧,没什么特殊意义,只是摘了两段不算剧透无关痛痒的话。AO前也许会放出一部分。

· 我…爱他们(...

+

【舞驾长末】本次列车的终点站是你

·速打摸鱼一发完,除除草,骨科,注意避雷

·天呐他们真是…太可爱了

————————————————

死亡这一状态是无法用语言定义的。二郎整理着采访稿。有关一个小女孩的死。这是个麻烦事,毕竟要有语言去定义人才会不去恐惧,至少能减少不安。

但正因为死亡无法被定义,它才是开放的客观的。每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理解,只要当事人能接受,那便是个妥当的答案。

他突然想到了那天小小的一郎对于死亡的解释。

“终有一天,我们都会死。”

很残酷,但只有六岁的,大哭的五郎听到后却安静了下来。现在想来,这个回答不能更巧妙。把死亡这一概念赋予一个群体,让它听起来不是那么的冷冰冰。...

+

一个人所拥有的恶意

这种东西一般都只会放在树洞子博,但这次因为一些原因想暂且放在这里。

起因是一条微博,相信不少人都见到过,是一个叫罗套套的人发的。
大概内容是一个关注某人多年的粉丝和那个人发生冲突,各种不愉快之后那个人清空了账号。那个粉丝似乎“就读于高校,说话笃定”。
我就突然想到了自己,也曾经因为一件事指桑骂槐地酸过另一个人。当时我确实不大(应该高二左右吧,无从查证),但不能把一切都归因于青春期。估计被我酸了的人是有察觉的但没有和我掐起来,那段对话就那么结束了,现在想来,真的是对谁都好的做法。
那时我选择去酸是因为觉得自己是完全正确的她是错误的,还不想直骂,现在想来那个做法本身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有意用语言去伤害另...

+

只是记录

托米米的福看了岚学7月1日晚场。
真的是,这种美好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啊。

我单位开场,阿智说,“部活才不是那样的松本桑,对吧松本桑”,松本桑无数遍,走到台子上后还单膝下跪,天呐简直。声音真是大杀器,又甜又男前。

还是我单位,愛拔酱接收脑电波的时候站位是在一起的,正对我们的方向,单是站在一起就散发出了强烈气场(绝不是我cp脑作祟,是真的很苏)而且是一样的姿势。老夫老妻才会这样的不是吗。

还有一些印象深刻的细节

阿智细节一,刚开场时我们的位置绝妙,讲台阿智和我们正好处于同一直线上,所以他明明是在看讲台却像是在看我们,目力强大气质非凡,特别苏。
阿智细节二,天呐这颜值,这小脸,在帅气与颜艺之间自由...

+

夏威夷阳台

摸鱼,只是半夜整理的cp观一样的东西,想想还是不打tag了
————————————————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你其实是尖锐的,你敛去锋芒只是因为温柔。这温柔让你顾虑,让你不想让你的锋利边缘划伤别人的脆弱,让你用柔软将其包裹。于是你成为了一个闲适的隐居者,等待,经历,遗忘。用艺术,用一切不会疼痛的手段表达着你的棱角。但这样会不会辛苦呢,你的狂风骤雨或是碧海蓝天又在哪里呢。等你皮肤松弛长出斑点,口唇凹陷布满皱纹,当你失去光彩,我知道谁都会有那一天但当这样闪耀的你失去光彩,你的幸福又在哪里呢。一直隐忍的你可曾拥有幸福。”

“我没有弄伤别人也没有牺牲自己。而你,你的紧张你的疲惫,你那像琴弦一样紧绷...

+

【润智】silver lining

· 职员润x二丁目妈妈桑智(sammy)明确分了上下意味着…

· 最近流连于歌舞伎町的结果

· 这个设定两年前发在咸鱼群里过,只是最近实在是新宿血沸腾请允许我再发一次…

————————————————

我固执地走自己的路,直到我的愚蠢将你引到我面前。

 

医院给出的结论是肌肉僵硬导致的血液循环受阻,也就是过劳。松本向医生道着谢,却又察觉到自己竟然有些失望。

本还以为是什么重病。至少松本希望是什么大病。他一个大男人毫无预兆突然倒在办公室的场面绝对够壮观,科室的同事还大动干戈地叫了救护车,以至于没有检...

+

【长末】鸭舌帽(1)

· 小奶狗记者&警察,算是刑侦,算是正剧。

· 改编自世田谷一家杀人案,这个案件推荐细了解一下,很厉害,尤其是犯人杀人后的行动真的…

· 鸭舌帽(キャップ)是新闻界暗语,比如说警察キャップ就是专门套警方情报的记者。这里就失水准地翻译成警察帽儿。

————————————————

2001年12月,北海道,旭川


暖贴从第五个小时起就开始燃尽,松本正穿着最厚的羽绒服团在车里打哆嗦。这是他在北海道的第一个冬天。

二宫那家伙现在应该在暖和的记者俱乐部里写稿件呢吧…松本又团了一下身体,试图把寒气从...

+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