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润智】【现实向ABO】阿司匹林(9)

· 糖碎碎,结尾会有一尊大炮

· 卡了这么久希望不要让大家失望

————————————————

大野一点一点地,安抚性地回应着松本的吻。对方也逐渐冷静了下来,从噬咬般的掠夺变为充满情欲的缠绵。

“给我一个时限,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算是时机成熟?”松本终于松开了大野的嘴唇,把额头抵在大野的额头上。

什么的时机,显而易见。

“不行哦润君,我们不可以...”

“为什么不行呢,我们交往顺利,事务所没有反对...”松本的声音里带着委屈,几乎听得出来哭腔。

“因为...我不想。永远的临时标记永远的恋人,可以。绑定,不行。”

大野知道这个回应过于直率几乎伤人,但他找不到别的更恰当的措辞,他们之前都避而不谈永久标记的事情就是为了避免摩擦,而如今话终于说出口。

松本年轻的血气和过分浓烈的爱欲使他渴望完全的占有,可大野却野性难驯。他不想成为任何人的附庸。

结合后荷尔蒙的变化和舆论导向都会或多或少影响到Omega的人格。他见过不少Omega,年轻时张牙舞爪叱咤风云,被完全标记后却相夫教子温顺无比。这让他感到惋惜,也觉得恶心。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喜欢和Alpha拥有一段关系。

虽然大野很满足于现在的状态,但松本明显不想止步于此。从开始交往到现在他不过是一直在强忍着心理上和生理上的完全标记的冲动而已。松本对于大野来说是个占有欲过强的情人。虽然他喜欢松本,被喜欢的人所渴求所需要是一件不错的事,但大野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交出自己的一切。

大野从未如此希望自己是个Beta。

 

松本什么都没说,只是离开了大野向后退了一步,信息素变得有压迫性,大野也不甘示弱顶了回去。松本一瞬间皱起了眉头,就像吃米饭嚼到了沙子。

“不要用这种东西来压我...”松本看见大野瞪视着自己,像只被激怒的花豹。

他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样的大野让人动容。大野是对的。虽然Alpha的好胜心还在叫嚣,但松本的心里有一处软了下来。

他拍了拍大野的肩膀,“好了别生气了...”

大野只是沉默着望向松本,松本知道,谁都不想破坏这个纽约假期。

两人都让步了。

“我们回去吧,呐,相叶酱。”

相叶走了出来,眉间蹙着。对于这个问题他不想说什么,松本和大野间的矛盾也不是一时能解决的。就像平时那样笑着把话题岔开就好了,他想着。

“晚上的舞台叫什么来着?”他确实也这么做了,只是有点笑不出来。

“是人鬼情未了。”松本绕到了相叶的另一边把相叶夹在中间。

 

看舞台时一切顺利,松本似乎得到了一些有关打光的灵感。

吃过晚餐后三人都依旧觉得意犹未尽,于是便一起去了便利店买了酒。到大野结账时,他被要求出示护照。

相叶松本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大野脸都皱在了一起拿出了自己的护照,三十有余。

“一定是帽子的错...”出了便利店,大野摘下了头上的鸭舌帽。

没有被刻意set过的头发显得又软又顺,在夜风中轻飘飘的。松本决定不去提醒大野这一点,否则他一定会再戴上帽子。

 

大野以为白天的小冲突已经被冲刷得淡去,但到了晚上,松本格外强硬地索取了大野的身体,这让他意识到,一切还没完。

只是大野清楚,松本不会做出强行标记这种事。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

在松本去冲澡时,大野偷偷吞下了一片抑制剂。它会帮助他度过发情期。

 

纽约的假期一眨眼便过去,他们又回到了每天的日常之中。

大野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一个粘人精。他几乎想去某虎的知惠袋提问“恋人总是跟着自己怎么办”。

喝水的时候,去镜子前检查头发的时候,取杂志来读的时候,只要自己挪动一点松本就会跟过来。

最可怕的莫过于,大野忍不住问“为什么总是跟着我啊”的时候,松本竟然像走到冰箱前突然醒来的梦游者那样,打个激灵摸着后脖颈回到了沙发里。

 

有了事务所的默许,两人开始毫不避讳地线上线下放闪。

当天的收录出了一个大野想都想不到的小剧场。大野想着这也许是节目组的安排也说不定。

他和松本重演了道明寺和杉菜的片段。

不得不承认,这部剧里伪装成贵族Omega的Beta杉菜和Alpha道明寺的恋情还是具有跨时代意义的。它的厉害之处就是打破了AO配的定式。只是,后来这种剧泛滥了,有点可惜。

只是表演而已,外八字向前挪着小步的大野这样告诉自己。然而自己是更为老套的伪装成Beta的Omega杉菜。这样的杉菜估计没人会看吧。

松本抱住了大野,还得寸进尺地摸了脑后被剃短了的头发。在他剃完这个发型后的几乎每一次性事里松本都会这样做,不厌其烦。所以在录节目时也被这样摸了的大野感觉极其羞耻。

于是他翻白眼来掩饰这些。

 

七月中,岚去了大阪,再次讲起课来的大野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到了月末,大野又接到了海外的工作,这次是美国西海岸。洛杉矶和旧金山。公款看了不少很厉害的东西。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大野给松本打了电话。

“润君那边现在几点?”

“中午十一点多。”

“真有趣呢,隔着一个半球。”

“你怎么还不睡?”

“我在沙发上喝酒。”

“快点睡哦,我会担心的。”

“唔,晚安…好像润君不用晚安…”大野软绵绵地笑着。

“晚安。”

大野向后倒去,脖颈与沙发的布面贴合。

不知为什么,他眼前突然闪过了初con时穿着亮闪闪的衣服奶声奶气地唱着歌的瘦瘦的小包子。润君长成了一个立派的男人了呢。他想着。

惊醒他的是手机铃声,酒瓶还在面前立着。

“在沙发上睡着了吧。”松本的声音。

“…” 大野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红热的脸。

“快回床上睡,别感冒了。我可不想一回国就要照顾病号…”

那个人,隔着一个地球,竟然还是那么温柔。大野直起身,感觉自己被暖意环绕。

 

八月上旬的一天,大野团在乐屋角上的沙发里,手里捧着一本东西。

“翻什么呢?”松本凑了上去。

“海鱼图鉴。”大野慌忙掩住手里的册子。

松本感觉大野的表情微妙,便扑上去抢,但大野死死抱住不让看。百般纠缠之下,大野松了手。

松本翻开看时,却发现是他的陈年shop照,白嫩的小包子笑得可爱。

“哪里来的?”

“一个经纪人的收藏,突然有些怀念,我就借来了。”

“那为什么还说是海鱼?”

“因为当时的松润比海鱼还可爱…痒痒痒别碰我。”

松本半分钟后才解恨,停下了攻击大野腰侧的手,起身离开。

当他走出几步远时,他听见后面大野拖着声音喊着,“啊——,还是小润君可爱啊。”

 

而大野的报复还没完。他在接下来的VS里爆出了松本的胖次是红色的。

松本变得格外害羞是因为这让他想到他和大野的经常性的混乱早晨。那个红色胖次是当天早上缠绵之后胡乱换上的。

据经纪人说,当天晚上推特果不其然地炸开了花。

“算是目的达成了不是吗?”他露出了一个名为苦笑的,不是很愉快的笑容。

 

八月末的24小时忙过之后大野也依旧不停地在打直球。

比如击剑之前的那句“我一直都喜欢着你。”

松本觉得这句话之后墨镜公司股价一定会飙升。

不知不觉间松本很惊喜地发现,经过了几个月的交往之后他们的感情在发生质变,再也不像是一开始那样沸水般的情欲发泄,而是变成了更稳定的,更健康的关系。

就连松本的信息素也安定下来了不少。至于永久标记的事情,松本虽然依旧渴望着,但他觉得自己可以等。他觉得大野拒绝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没有给大野应有的安全感。

而就在他们都觉得一切进展顺利,公布关系的日子就在眼前时,九月初的一件事彻底打乱了他们的步伐,让他们精心构建的未来一下子垮塌。

 文春寄来了样刊。

“和上次是一个记者...他咬定了你的公寓的住址,拍下了大野频繁出入的照片作证据...”经纪人单独找到了松本,把样刊拍在桌上。那一页印着大野的正面全身照,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这次他的文章被采用了。”

“那又能怎么样...直接公布关系不也可以吗?”松本嘴上说着,但却把手环在了胸前。

“如果这只是一篇曝光恋情的文章就好了...”经纪人的五官扭出了一个复杂的表情,“看这段。”

 

虽然闻不到气味,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只要距离够近还是能感受到大野信息素的存在。这证明大野是个Omega,并且破坏了自己的香腺,没有完全摘除腺体。所以他和松本的结合是有可能的。甚至有人证实,他在大野的信息素里感知到了松本的信息素,也就是说,他已经与松本结合。这个行事神秘的,传说中喜欢Omega的Omega,难道也败给了本能吗。

 

为了证实他们的关系笔者竟然写到了这个份上,几乎是隐私侵害...松本不寒而栗。而且为什么只有大野被这样扒个精光,而所谓“求偶期”中的自己却毫发无伤。

这个世界对待大野,对待他这样不典型的Omega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这段话中最刺眼的字眼是香腺摘除。这项手术自从被推出以来便在伦理性方面饱受争议。爆出香腺摘除的后果将会是,对AO的事情无关心的B将依旧冷漠,A会唾弃大野不守O的本分,O会质疑大野是不是看不起自己的O身份。大野将变成众矢之的。

而且这个报道完全打乱了松本和大野平稳过渡的节奏。也就是说,事务所单是公关这件事就将会费尽周折,他和大野的事将会被延迟。

加之因为他们的恋情是“丑闻”的导火索,而这件事严重影响了大野的形象,高层也许将不再支持他们的关系,延迟可能是无限期的。

不,与他们的关系相比,更让松本担心的是大野,大野这个人,现在怎么样了。

只要想想大野的处境,松本就几乎崩溃。

“大野桑会因为这个...”看见松本状态的激变,经纪人声音柔软了下来。

“我知道。”松本揉着太阳穴。

“这件事我算是通知到了,接下来怎么做得看高层的意思了。”

 

在那之后松本给大野打了十几通电话,全是留言箱模式。这让松本心急如焚。并且他还不知道大野的地址,想找他都不行。

到了晚上松本完全生起气来。为什么他总是这样,不在最紧要的时候待在自己身边。可转念一想,大野找到自己又有什么用呢,自己不也一点头绪也没有吗。他窝在沙发上,留下过大野气息的沙发上,感觉到了无助。

不知过了多久,松本手机亮了,经纪人推来了一则关于他们的新闻。

这一期的文春炮已经被打出广告,大标题是“那项手术和禁断之恋”。事务所也迅速给出了回应。

 

事务所表示,他们没有结合,只是亲密的朋友关系。而香腺摘除手术是艺人的个人行为,事务所不予评价。

————————————————

· 因为思维不够缜密每次发文出去之后都会害怕有bug,尤其是这种跑剧情的东西。(这应该算是剧情吧。感觉不对劲的地方请一定要提出来啊!!

· 所谓故意放闪让饭自己感觉到他们的关系,指的就是所谓的“匂わせ”,广泛存在于艺能界和高中生群体之中。

评论(7)
热度(65)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