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长末】【人鬼梗】为什么我男朋友不能投胎

  • 快情人节了吃口甜的吧

  • 部分灵感来源于人鬼三十题

————————————————

1.

松本是个无神论者,所以在他听到床上有一声舒服的呻吟时,他能想到的只有两种可能性。一,他耳鸣了。二,有一只猫趁他不注意溜进了他的卧室。他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床,上面并没有什么毛绒绒的小生命,并且以他的经验判断如果有什么小动物想要靠近他才是真的见鬼了。所以他决定认为那是自己耳鸣。

“呜呃...”松本觉得如果他没听错,有人在他床上哼哼了一声。松本木在了那里。

“嗨,你听得到我?”一个声音响起,尾音黏软。

松本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常识来应对这个情况,然后他决定掏出手机搜索一个关键词。

“统合失调症是什么...”那个声音来到了他的耳边。

“一种伴随着幻听的精神疾病。”松本没憋住回了一句,这让他觉得自己几乎疯了。

“你难道认为能听到我是因为生病了?”那人,让我们暂且称其为人,声音中带着不满。

“那么十分钟内向我证明你是别的什么东西,否则我会去精神科开些药把你赶走。”松本觉得给这个声音一个机会以及对着空气说话有点蠢,但他是个严谨的人。

“关东大震灾的日期?”声音突然问道。

“1923年9月1日。不要问这种常识性问题。”

“具体时间?”那声音追问。

“这个...不知道。”

“十二点左右,我临死前看了一眼表。”

松本一时语塞,刚刚的一段对话正在大幅度地重塑他的世界观,他需要时间思考。

“你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这证明你不是我。而且你说,临死前。你是...什么?”松本梳理了一下要点。

“我是鬼啊。”那声音似乎落在了床上,十分平静,甚至有些愉快。

松本近乎崩溃,如果这时有人敲起中东鼓他都会来一段肚皮舞。

 

2.

大野在一个公寓的门口醒来。他已经作为灵魂沉睡了好久,他不知道这次醒来是为了什么。因为死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做过一阵子鬼,所以他很适应这个状态。在他刚做鬼的那段时间里,他曾经试图想要博得人的注意和人说话,但现在他才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而且不用吃喝,想睡便睡,更关键的是,可以走入任何一扇门,这让大野觉得当鬼其实还算舒适。

他决定走入离他最近的那扇门。在他看见有一个人坐在一张软绵绵的沙发里出神地盯着膝盖上的一本竖翻的铁书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睡得太久了。那人有着好看的眉眼,但眉间却蹙着,像是在思考。

大野悄无声息地绕到那人身边,看向那正发着光的铁书,啊,英文。大野笑了,果然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包括他不懂英文这件事。

在大野对着铁书书页感到厌倦的时候,那人似乎也开始感到厌倦,于是他拿起手边一个看起来很轻的小盒子对着面前的大铁盒挥了一下。那同样发光的物体上显示出了一个女人在声情并茂地说日本接下来会持续高温。他手又一挥,大野看见一群人在竞拍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一件垃圾。

这个国家果然不少事情都是没有变的,人们都是一样的无聊。

大野离开了那个人,进了卧室。只有大床不会辜负人,和鬼。

他滚了两圈睡了一会儿,不经意间发出了几声哼哼。他突然觉得像是有人在看他,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有些重。他翻个身,面朝那个人,又哼哼了一声。

那人似乎木掉了。一个可能性闪过大野的脑海,如果他有大脑——这个人没准是个灵媒师呢。于是他试探性,并且西洋风地问了一句“嗨,你听得到我?”

那人脸色更差了,又掏出了一个铁盒。

真是世风日下,这个时代的人怎么都和铁盒过不去。

 

3.

松本几乎忘记了自己来卧室是做什么的,现在他从心底升起一阵寒意。

“你...吃人吗?”声音近乎战战兢兢。

听到对方的否定答复,松本松了一口气。

 

4.

“但我暂时会一直缠着你。”大野补充,看见对方脸色不好,怀疑是自己的措辞不够准确。

于是大野再次补充,“我醒了,没有事情可做,你是唯一听得到我说话的人。我想让你帮我查出来为什么我醒了。”

“你就不能离开,去投胎什么的?”这是对方的答复。

“夙愿未结,我走不了。”大野开始赖皮。

“那好吧...我的任务就是送走你咯。那我们暂且先共存看看吧。我叫松本,松本润。”

大野惊叹于能向鬼做自我介绍的人的魄力,“大野,大野智。”

 

5.

松本暂且接受了家中有鬼的这个事实,生活总该继续。他不能因为家里有鬼就放弃度过一个充实的周末。他决定按原计划,换上衣服去超市。

没想到那鬼是个怕寂寞的,虽然话不多,但一直黏在松本身旁,不时对新鲜事物发出一串象声词证明自己的存在。

超市里散卖着西红柿,松本拿起一个,检查上面有没有伤。

突然,西红柿在他手上爆裂,汁水淌了一手掌。

 

6.

大野看着那人指间西红柿充满生命力的色泽,入了神,一不小心注入了太多意念,西红柿爆炸了。

在那人同样炸毛以前,大野还觉得这有点酷。但看见松本脸色发黑,他只好说,“抱歉这事我之前也没遇到过。”

大野不希望这个人生气,因为他长得好看。于是接下来他都乖乖的。

 

7.

然而噩梦并不只停留于一个西红柿上。

松本回到家,除了不时擦过身旁的凉意之外大野都乖乖的,没发出什么声音,这让松本一时忘记了大野的存在。一切准备停当之后松本要去冲澡。

可就在他快要脱光的时候,耳边幽幽地传来一句,“松本君今天的胖次是红色的呢。”

“不要这种时候也跟过来好不好!!!”松本炸毛,声音像没拉好的小提琴一般拔尖一个八度。

“害羞了...?”那个声音坏笑,“我会一直看着松本君的。”

松本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诅咒是咒人死,但这个诅咒明显不管用。于是他想到了一个惩罚。“给我出去!!否则...我就不理你了!”

对方嘤了一声,像是走了,浴室里温度升高了一点。这反而让松本怀念起今天一下午的凉爽。

然后他开始冲澡。

没有声音来扰他,十分尽兴。

然后他想到浴巾还在外面晾着,又是一团阴云压在了心头。

这时门打开了,一条浴巾递了进来。“谢谢。”松本说,在接过来前又感觉哪里不对,大声爆了句粗口,抓起沐浴露挡住了重点部位。

那条白色的浴巾晃了晃,像是在投降。

 

8.

大野看着洗得清清爽爽坐在床上看书的松本,心中痒痒的。于是他坐到了松本旁边。他闻到了松本浴后身上好闻的气味,对方发丝还沾着潮气。

大野依偎在了松本身旁,感受着人透过薄薄的棉质睡衣传来的温度。那温暖随着脉搏跳动,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这让大野回忆起了活着的感觉,柔软的皮肤有弹性的肌肉,血肉之躯。

他所没有的东西。

 

9.

为了自己和钱包的健康松本在晚上不会开空调、

所以他经常在半夜被热醒。但那天晚上他睡得很踏实。

在他醒来后那股凉气悄悄溜走,这让他知道了原因,也让他脸红到了脖子根。他心里默默想着,鬼难道就不会害臊吗。

 

但是托大野的福,松本迎来了一个少见的神清气爽的周一早晨。可这爽快劲儿没持续多久,部长就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部长让他通过一个草案,而这个方案如果被通过了将很快被实施。

“请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审一下。”松本出于职业素养请求道。

“我拟的案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部长愤怒之中显出了一点焦虑。

但松本拒不妥协。

就在两人僵持之际,文件被翻开了,笔也漂浮了起来。部长眼睛瞪得都要掉了出来。在两双惊诧的眼睛之下,那支笔在松本本应签字的地方写下了一句“boom”。

 

10.

“以我百年的经验来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茶水间里,大野对松本说。

“这我也隐约知道...但今后不要胡来了,我会摆平的。”松本压低了声音,“还有,以后不准再来了。”

大野低下头,他在考虑,他想帮助松本。但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也没什么办法。

“好吧。”他妥协。

 

11.

松本开始用业余时间查大野的身世。大野几乎忘记了自己生前的事。

“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这就是我这样的孤鬼的宿命。”

但松本不喜欢什么宿命论。他开始查东京的县志(大野没什么名,也就没有结果)和大野的老家(现在原址里住着不得了的人)。

线索几乎都断了,松本怀疑自己是否会因为这个未竟的事业死后变成怨鬼永远和大野在一起。松本在电脑前抱起头,他感觉胳膊上传来一丝凉意,知道是大野靠了上来。

大野似乎并不是很伤心,“我有一个猜想,但现在不能说...总之,松润不用再查下去了。”

既然大野这么说了,松本只能选择相信。

 

12.

在被禁止去公司后,大野整天宅在家里。但也不是没事情做。

他学会了看电示,因为他能操纵摇控器。在他他学到了很多关于现代的知识后,他开始进行最后的挑战,电恼。他发现自己无法灵活运用片假名所以打字总是出错。

他还会帮松本给植物浇水,以及照顾鱼缸里与观赏价值相比食用价值似乎更胜一筹的鱼们。

而且大野发现,松本的家里不是很干净,虽然很干净但不是很干净,不是一个层面的干净。于是他开始打扫起各种小鬼,直到最后家里只留下了他一个大鬼。

他高兴时也会做晚饭给松本,他不知道自己的手艺如何,也没法试吃,但松本的反应一直都很好,这就让他放心了。

每天晚上他都会贴着松本入眠,他是那么地贪恋着松本的体温。

 

13.

松本不知何时发现自己不再孤单,虽然还是一个人。

这种状态不用四舍五入也是同居啊。松本开始逐渐意识到这一点。大野不知不觉间在他的生活中占据了很大的位置。

每天晚上归家时,他都会看见家里亮起的灯,并且感觉,有大野的家才叫家。

但他心中一直有一个结。

 

14.

大野误关了一个网页,于是他查看了历史记录。

然后他发现,松本在前一天晚上搜索了“怎样看见幽灵”。

“我不想一直对着空气喊话啊。”在被问起时,松本别别扭扭地解释着。

“所以你要怎么办?生吞乌鸦眼睛?”

“不不不,我想选一个不血腥的方式。”

“如果你不喜欢我的样子怎么办...”大野道出了自己的犹豫。

“我喜欢你。不管你长成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没有复杂的表白,但大野几乎想哭出来。他看见松本的脸红成了草莓果冻。

 

15.

牛眼泪意外地很好获得。

因为松本的公司是明治啊。

松本忍受着众人的目光狠命踹了自家公司的牛的屁股一脚。可怜的牛在畜栏里无法挣扎,眼眶湿润。松本在牛的眼睛旁擦了一把,将其抹到了眼皮上。

不得不说这挺恶心的。

他一点一点挨过了接下来的时间,迫不及待地想回家。

 

16.

松本不知道,家中的大野也是一样地煎熬。

 

17.

松本回到家,看见一个穿着深蓝色羽织的青年坐在餐桌旁,圆圆的脸,五官精致。他拥有全世界最可爱的眼角。

这实在是太有冲击力,松本腿一软,几乎要跪了下去。

大野迎了过去,“润君,你能看到我了吗?!”

“能...”松本的心因狂喜而跳动。大野环住了松本,把耳朵贴在了松本的胸膛上,“太好了...”声音哽咽着。

当大野抬起头时,松本轻轻低下身去,亲吻了那微凉半透明的空气。

 

18.

“你知道我为什么无法转世吗?”

“你弄清楚了?”

“因为我临死前最后的想法是,我还没好好谈恋爱呢。这个念头变成了怨念...”

“那你现在岂不是可以去转世了?”松本有些惊恐。

“我怎么舍得嘛...我要等你来陪我啊。”

“别咒我早死。”松本锤了身旁的空气一下。


————————————————

  • 我真是个没有幽默感的人

  • 写到最后自己都有点感动了所以有些语塞(捂脸

  • 写得仓促,毛病不少,还请多担待

评论(15)
热度(209)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