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润智】【现实向ABO】阿司匹林(0)

嗯,是的,这货回来了,旧文几乎没什么可留恋的,旧人可以慢慢加回来,一切都不会变

以荒野时期的润为开端,Bitter⇒sweet走向,一个想要努力写好的故事。

序章

————————————————

性与爱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只是一片阿司匹林。

已经忘了是从哪儿看到的这句话,也或许是睡迷糊了的时候乱诌出来的。

大野眯起眼睛看着舞台,床单和被子白得亮眼,靠垫却是水红的。松本饰演的alpha拳击手充满野性魅力,而女役者嗔笑的样子也显出了omega该有的气息。

这次润君是从正面爬上的床啊。他想着,没忍住苦笑,下唇一丝撕裂的痛感。秋冬季节就是这样,稍不注意就会干裂。大野一面吸吮着下唇一面在口袋里摸着唇膏。

再抬起眼时舞台上的两人已经进入正题。大野已经自己来看过很多次这部舞台剧,但坐在这么正的位置上还是头一回。鲜艳配色的冲击力让大野的头有些发晕,他闭上眼睛,被戏剧化了的欢愉声音却仍刺激着神经。

Omega就应是这样的。适合承欲的体质,柔软顺从的姿态。可他做不到,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大野揉了揉眉心。

那一幕终于过去,舞台暗了下来,工作人员更换布景的声音悉悉索索,而大野却没睁开眼睛。他决定用剩下的时间弥补近一阵子的睡眠不足。

对于另一半的属性的偏好,大野还是很坚定的。但松本的出现使他犹豫。不止一次,他都觉得自己陷入了爱情。

半梦半醒之间,他听到了一句念白。

「为了去爱,才想要被爱。」

 

————————————————

 

松本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大野时他也是这样,躺在椅子里睡着,毫无防备的样子。

 

那时他还没入社多久,节目前在Jr的乐屋里偶遇了休息中的大野。他被大野嘟起的柔软嘴唇吸引,想去打招呼却发现对方好像睡得很死的样子。

距离上场还有一段时间,松本决定坐在大野旁边的椅子上待机,顺便等对方醒来时再搭几句话什么的。

坐下时椅子腿发出了桄榔的响声,松本一惊,怕了吵醒旁边的前辈,可大野却还睡得安稳。松本吁了一口气,和乐屋里半大小子们的嘈杂相比,他这点噪音确实算不得什么。但不知为什么竟有些不甘心。

最终直到松本离开大野都没有醒。而即便在出道后,松本也丝毫没提起过这件事。

 

松本偷袭了睡梦中的大野的肚子。大野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看见卸了妆穿着常服的松本,大野揉揉眼睛软软地笑着。

“抱歉哈...”大野开口。

“抱歉什么?”松本一挑眉。

“看你的舞台时睡过去啊...松润演得很棒,真的...”

“已经看过很多遍了吧,原谅你。”

“哦...”大野在椅子上缩了缩,却又像想起了什么,抬起脸,“松润知道我来过?”

“当然,我和leader是有感应的。”松本鼓起脸伸出食指中指抵在太阳穴上,摆着传输电波的造型。

“够啦...”

大野笑眯了眼拍了松本大腿一下,而松本却顺势握住了大野的手腕。

“走吧leader,已经给清扫的阿姨添麻烦了啊...”

“啊,是吗...”大野环顾四周,发现整个场早已被清空了。这倒也是,连主演都在自己身边。“话说回来为什么没有人赶我走?”

“staff认出你来了,问我怎么办,我说再让你睡会儿...”松本说着用另一只手摘下了架在大野鼻梁上的眼镜,“还有,眼镜胡子的变装确实有用,但有点太浮夸了,下次换一个吧...”

“嗯嗯...”大野站起身,从疲惫里解脱出来的骨架有一种特别的酸软。他装作不经意地甩了一下胳膊,松本的手却还没有松开。

松本拉着他穿过空无一人的剧院,大野却觉得像是被千万人盯着那样不好意思。明明演唱会上真正被万人注视时怎么亲热也没关系来着。

“一会儿有庆功会,leader要来吗?”走在前面的松本这么说着,没有回头。

“我啊...算了吧。熟人很少啊。”

“是吗。”松本突然站住脚步转过身来,“呐leader,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呜哇,润君突然表情好可怕...”大野一脸吃惊的样子,像是不懂松本在说什么。

“...没事了。”松本笑了笑,松开手,转而拍了拍大野的肩膀。

 

————————————————

松本和大野的关系里一直埋着一个结。

在事务所里,提到属性问题时往往都讳莫如深。因为社长的目的是培养所有人都能去喜欢的偶像,而属性之类的事很明显是一种障碍。

当然小报上会有各种猜测,甚至出道时事务所都会给出属性的设定。这是这个事务所最大的悖论。

松本是个alpha,这一点是被默认的。因为他在初露性征后的几年里正巧是剑拔弩张的年纪,虽然有用着抑制剂,但并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身份。

至于大野,鲜有人知道确切的消息。他一直被认为是个beta。虽然他被拍到有在后颈贴贴片,但却并没有任何人说自己闻到了大野的气味。甚至有报道称这只是他在故弄玄虚。

 

而松本喜欢的,正是这样的大野。

成人式后,大野和冈田被社里前辈们带去参加了酒会,而松本也被拽了过去。他本是没什么事情做去神宫帮忙(实际上是看热闹)的,没想到被勾着脖子捎到了一家和食店。

两人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灌了酒,几杯下去耳朵已经红透,几乎都维持不住正坐的姿势。没有工作赶过来的前辈们见状也就不再劝两个后辈,并忙着给他们夹菜。

喝着发泡饮料的松本只是觉得新鲜。不能碰酒的他也被这气氛带得晕晕乎乎。

大野说自己要去洗手间,站起身要离席,刚走一步就打了个趔趄。有前辈说要陪他,而他只是笑着摆摆手说不用。

过了几分钟,大野还没回来。大家都有些担心起来。

“估计他是不想麻烦前辈们的吧...让我去看看好了。”松本这样说着,其他人也都表示赞同。

松本刚把门关在身后,就看见有一个店里的婆婆走了过来。

“是要去找那个孩子吗?”

“嗯。”

“他好像有点累,我让他在那个隔间里歇下了,正要来告诉你们呢。”

“他...没关系吧?”

“没事儿没事儿,倒下就睡着了。”婆婆笑着摆着手。

“我去看看可以吧?还是有点在意。”

“当然,就是轻一点啊。”

松本当时的确是出于单纯的关心,而在他看到大野的那一瞬间,他承认,他变得不是那么的单纯了。

大野团成了一团睡在铺席上,似乎是夕照太刺眼,他背着窗子侧卧,眼睛还闭得死死的。

松本走了进去并坐在了他身后。大野被罩在了一片舒适的阴翳里,蹭了两下,眼部肌肉松弛了下来。

松本注视着大野的睡颜,目光流连于额头与眼睑的痣与精巧的侧颜线条之间。一种莫名的情愫涌上了心头。松本发现这个人似乎散发着某种只有自己才能感知的,近乎致命的吸引力。

没过几分钟大野似乎意识到了松本的存在,用胳膊撑起了身子,但还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后换上的宽松卫衣下是略显单薄的身体。

好想抱上去。

而松本也这么做了,出于一种占有与保护的本能。他的身体先于理性做出了行动。

大野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没发出什么声音却很大力地把松本推开。两人对视了几秒,都不知道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置。

最后是松本先站了起来,大野也跟着起了身。

“没关系了吗?”

“嗯。”

 

从那之后的一阵子他们都没再见面,直到岚又接到了新的工作聚在了一起。

松本在乐屋里看到了戴着耳机听音乐的大野。想起之前那个莫名其妙的拥抱全身都烧得火烧火燎。他不知道怎样去,甚至是是否该去搭话,所以只是站在了他旁边。

“喜欢德克萨斯吗?”大野摘下了耳机,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唔?”松本愣了一下。这个美国州名对他来说还是那么模糊。

“我是说那个英国乐队,德克萨斯。”大野笑着看向松本,完美的上目线,“要听吗?”他把耳机递了过去。

松本接过耳机,把它戴上的一瞬,他觉得有一颗种子被埋了下去。

他有些发烧。他需要阿司匹林。

评论(18)
热度(165)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