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如果有兴趣可以看看

不管是世界名著还是我这种烂俗脆皮鸭都是一样,一旦写出来了就不归作者解释了。但有关昨天那篇小麻烦(虽然个人不是很喜欢那篇),是真的很想写出来我到到底是想什么。

赏脸看了那篇的姐妹们如果有兴趣可以瞅瞅这个,以及十分感谢你们看了那篇奇奇怪怪的东西(深鞠躬

昨天那篇在我脑子里想了很久,但本身想写的是,没有真正的阿智,只有润和啾的故事。真正的喜欢,甚至是超越了喜欢的喜欢,却又根本无法在一起的故事。
但这样太伤心了不是吗?让读者和自己不开心不是我写脆皮鸭的初衷。所以就临时起意,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可在写的时候我发现,不管怎么改,麻雀永远都是伤心的那个。所以只好努力把它的难过改成不能再暗的线,并在心里无数次道歉。

开头时我就定了一个密码,就是小润觉得这只麻雀有些像阿智。但这只是单方向的一厢情愿,文里没有给出麻雀和阿智关系的解释。
所以如果解开这个密码,这个故事就变成了,一个偶然叫satoshi的、会说话的、喜欢鱼和甜食的麻雀,被当作是阿智的幻影,和小润展开疑似恋爱关系的故事。
如果麻雀不像阿智,小润一定也会宠爱它,但他们的关系性可能就不会像我写的那样了吧。并且如果麻雀不像阿智,它的存在可能就不会推动两个人类的感情,这个故事本身也就不会成立。
所以,麻雀像阿智,是关键。

而站在麻雀这个角度上看,故事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它本身独来独往,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能听懂它说话。那个人也一样孤独,他们惺惺相惜。
但相处过程中,麻雀发现自己不是唯一和它惺惺相惜的生物,那个人有一个很喜欢的人类,而且和自己是同名。这个疼爱自己的,温柔的润,可能只是从自己身上看到了那个人的幻影。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麻雀甚至产生了所谓归属感。但它也逐渐发现,自己几乎成了一个障碍。小润满足于自己,而和智的关系却止步不前。
而且不管自己有多喜欢小润,那都是没有用的。毕竟他们不可能相爱。所以,它决定离开小润,在自己短短的生命里去旅行,去寻找生命中的文鸟。
然而,更有可能的是,它接下来的一辈子,不过都是在追逐一个幻影罢了。

而麻雀是阿智吗?是,又不是。我想写的是,除了物种之外其余都和阿智一样的麻雀。如果这只麻雀不是麻雀,它也就没有必要伤心了。
恋爱不是那么简单的。除了喜欢这件事本身,还有许多别的东西在。相爱是幸运,能相爱更是。

对了,ちっぽけなこと,和喜欢这个感情相比,这些别的阻碍似乎都是小事。但偏偏是这些小事,会让人在意,让人頭いっぱい。
这是这个题目的原意。

所以,这不过是个伤心故事罢了。
但如果大家能喜欢,我是真的很开心。

评论(2)
热度(11)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