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润智】【现实向ABO】阿司匹林(10)

· 要结束了

————————————————

欲望是有腐蚀性的。食髓知味,人就是在这样日积月累的消磨中变得恬不知耻并毫无危机意识。松本本以为这样的关系会持续很久,但他实在想不到,他和大野之间的关系在突然的变故前显得如此不堪一击。他渴望用永久的标记巩固他们之间的纽带,可大野不会同意。

之前的日子也许全是梦吧。毕竟人们在做梦的时候是很少能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啊。松本想着。

当天是休日,出事之后的第一个休日。他已经放弃了约大野出门,毕竟对方一定是不好过的,有太多事情需要处理。

更不用提最近他们的关系。以往虽然两人很忙腻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于一周一次,但氛围还是让人安心的。然而现在,松本感觉大野不管做什么都在躲着自己,就连杂志拍摄的站位都是这样。大野在回避,在从松本的视线里全面撤退。

松本感觉自己的心突然有一部分被抽走变成了真空,只有平日的回忆和自己的执念漂浮其中,而那只能使空虚显得更悲惨。

他把房间里里外外整理了一遍,清理了地脚线缝里的污渍,下水道和吸油烟机,把大野留下的衣物一件件拿出来又叠好。其中的一件卫衣手感很熟悉。松本怎么会忘记,这件和他们第一次拥抱时大野身上的那件极其相似。

松本把衣物捧在脸前深呼吸,除了洗剂的味道之外什么气味也没有。

而自己在期待着什么呢。

那次拥抱时,松本闻到了藏在抑制剂的化学气味之下的,大野的信息素的气味。肉桂的辛辣和蜂蜜的甜,那气味现在还萦绕在松本的鼻尖。

那时的松本希望自己是唯一一个闻到过这味道的Alpha,而他几乎如愿。不知何时起,大野变得一点味道也没有了,只剩下无味的信息素,森林中的空气一般。

而现在松本抱着大野留下来的衣服,把鼻子埋在里面,像吸食着最危险的毒药,眼泪扑簌簌地滚了下来。

他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辛苦构建起来的恋情就这样枯萎,却一点头绪也没有,该死的一点头绪也没有。连大野是怎么想的都不知道还怎么来的头绪。

他在心里暗暗打下主意,下一次他们再见面的时候,他一定要把大野约出来。

 

小孩子见到可爱的东西时是想破坏的,比如女孩子肢体残缺的芭比娃娃或是男孩子磕掉边角的机甲玩具。当人克服这种天生的破坏欲选择呵护时,他们就真的成为大人了。

松本进乐屋时大野在沙发里正打着瞌睡,距离本番还有十几分钟,其余成员已经到了演播厅内。估计是staff看大野最近太累了没有叫他。

再让他睡一会吧。松本坐在了大野身边,看着对方鼓鼓的脸颊心中痒痒的,想咬上去,他也确实这么做过,但更想让这张脸露出笑容,想赶走上面的不快就像海浪冲刷脚印那样。

没过一分钟对方突然抽抽鼻子醒了。松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信息素是那么的招摇。

“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呢...”松本提出,小心翼翼。大野会同意的吧,毕竟他们没有分手,还是恋人。“有什么想吃的吗?”

“我记得有一家不错的墨西哥菜...最近想吃辣了。”

大野一直都是有什么吃什么,这次开口说想吃什么几乎是破天荒的。

“店名是什么?”松本问。

“名字太拗口了读起来可笑。我看看营业时间,下午可能休息。”大野答。

“那我看看店名拼写可以吗。”

大野点点头。

松本靠了过去,这样的距离感不知何时已经有点陌生。两人一起看着大野的手机,大野没说什么,只是打开了浏览器。在他想要搜索关键字时,一连串的搜索履历弹了出来。其中一条格外刺眼。

Omega 腺体摘除

看到这条搜索履历时大野像想起了什么,触电了一样关上了手机屏幕。而松本已经看到了。

“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找我商量?”松本强压着声音。

“我只是随便查查而已...”

“哪有人会随便查这个!!”松本火了,“这不是开玩笑的你知道吗,智。”

“我知道...”

“你难道连以Omega的身份和我一起生活下去的勇气都没吗?听着,我不会永久标记你,所以你也不要这样过激地反抗我。我喜欢你独立的样子,我要你以Omega的身份独立下去,而不是被动地改变自己,把自己变成...什么都不是的东西。”

“润君我...”

这时有人敲门进来了。

“大野桑还有十分钟了哦。”一个工作人员这样说着,“啊,原来松本桑也在这儿啊...正找你们呢。”

“这就去...”松本应着。

那个staff却站在了门口等他们出去,松本无法,只好让这件事暂时搁置。

 

节目录制结束,成员们道着辛苦了,松本却捉住了大野的手腕。

“疼疼润君...这是要去哪?”

松本没有回应,只是拉着大野走下楼梯,进了一个储物间一样的地方,轻微的灰味让大野紧张了起来。

松本反锁上门,望着大野红着眼睛,却与情欲无关,“我们话还没说完呢。”

“你放心...”大野突然来了一句。

“你让我怎么放心?”松本火气未消。

“我会处理好这些...相信我润君。”

像是被大野的眼神软化,松本放松了一点,声音却依然低沉,“你要怎么做?我不允许你有危险,不允许你做伤害自己的事。”

“抱歉我之前确实想过采取一些...手段来躲过这一切,但我错了,那不会解决实际问题。我还留有一个杀手锏,只是不知道打出去之后效果会怎样...”大野不是不善言谈,只要他想,他会说出自己的想法,一字一句,以让松本诧异的冷静。

“如果你不说出来你的计划,我是不会支持你的...”松本抱着胳膊。

大野无言,看起来难过得无可救药。他这个表情让松本很想吻他。

但他感觉到自己的裤子口袋震了一下,他拿出手机,看到了一条短信,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

“找到了,一直盯着我们的那台车...”松本向大野亮出手机,里面是一辆最普通的黑色尼桑,“以后要是这辆车对你纠缠不清,一定要通知我,也许报警都好。我一会儿把车牌号发给你。”

“知道了...”大野眼睛湿乎乎的,“谢谢...”

“说什么谢谢啊...”松本像是得到了什么力量,向前两步拥抱了大野。再也不能再熟悉的感觉,却又恍若隔世。

 

池田打开车窗点起一支烟,已经整整两周了,那个之前不时出现的身影依旧没来。

做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池田也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错。毕竟对于明星来说,可怕的不是狗仔,而是不受关注。并且人们需要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也要养家糊口。三赢的选择,为什么不用呢。

但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他心中竟有一丝愧疚。

应该只是肉体关系而已,没什么可自责的...他转念想到。这不,出了事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他在车里的烟灰缸里掸了掸烟灰。

这时一个人影出现,穿着朴素的衣服,鸭舌帽和口罩,手里拿着一本什么东西。不会错。池田的眼睛亮了起来,举起了相机。

但那人却朝自己的方向径直走来,来到了他打开的车窗边。

“你好。”

和狗仔打招呼的偶像...池田感觉自己的价值观收到了冲击。

“不要紧张,我是来给你一样东西的...”隔着口罩,声音闷闷的,他向车窗里递出了一个黑色皮制的小本。

池田几乎想笑出来,这个人太奇怪了,是什么剧的cosplay吗,“想勒索我...?”

“恰恰相反,给你提供头条新闻来了...”他苦笑了一下,“本想拜托别的人来着,但既然事情因你而起,你来了结它会比较好。我不逼你写什么,写你想写的就好。”

大野撂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池田在车里翻起了那个本,发现它是11年年末至今的日记,和世界上所有的日记一样乱七八糟的小事什么都有,应该不是伪造的。字很好看。

松本的名字出现频率很高,而且每次写到他时,大野似乎都会抱有一种缠绵悱恻的态度。

他给其中的一篇拍了照。他相信,这虽然不是故事的开头,但一定是正篇的序幕。

 

20111202

润君舞台千秋,摄人心魄的妖冶感。有些头晕

他看了过来,像一把刀抵在心脏上一划而过

那个吻,也许我会因为那个失去他

不,我就没有得到过他,也没有想要去得到他,哪里谈得上失去

工作是注定孤独的,想要谁的陪伴是绝对的自私行为,我,他,我们,可能会因此被毁掉

可...唾弃我吧,我似乎喜欢他

 

年轻真好。

评论(10)
热度(71)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