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润智】【现实向ABO】阿司匹林(7)

· 双手高举表示自己没带刀

· 除了两段细思恐外只是一篇黏黏糊糊的东西

————————————————

大野瞬间感觉自己喉咙变干身体发热,他没想到松本会这么做。

“没有和你商量是因为我觉得你肯定不同意...”松本用手指顺着大野头顶的毛安抚恋人,“这件事很被重视呢...今天下午高层好像开了紧急会议商量了我们的事情,晚上就把结果告诉我了...”

“怎么样?”大野蹙着眉头,声音急切。

松本只是把双臂交叉在了大野胸前,这样的体势他们看不见对方的脸。“结果不会改变什么,不是吗?”他的声音很轻,而大野被这喃语背后的意思吓到了。

“润君告诉我是我想多了,请再直白一点!”

感受到怀中的人的战栗,松本感觉自己的演技被用光了,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啦...”大野挣脱开松本的怀抱,直视着松本的眼睛,“告诉我,在我得心脏病以前。”

“果然你还是在意的吗...”松本垂下眼睑。

“我只是...无法不去在意”在这演变成争吵前,大野轻啄了一下松本的上唇,“好啦好啦...”他安抚着。

“事务所表示不会过多干预我们的私生活...只是在标记之前,我们需要一些铺垫...”松本压低声音,“一些计划。”

“让粉丝自己察觉到我们的关系?”大野抬起眼睛,“简直像初恋的羞涩高中生。”他笑了。

“对,具体的今后再说,这事急不得...但我觉得我们本色出演就行。”松本笑了,双手握住大野的肩膀。

大野看着室内暖黄光下松本的脸,轮廓深邃配上新染的茶发像欧美人一样,好看得很。“没有关系...”他看见恋人因过于跳跃的话题愣了一下,“哪怕不同意也没有关系,什么也不会变。”

他觉得在一切有着落后才说出这句话的自己有些狡猾,但这就是他现在最想说的。

松本笑了,笑容演变成亲吻,唇舌绵密地纠缠,手臂陷在沙发背里,情欲开始蔓延,松本本就失控的信息素逐渐爆发充斥着大野鼻腔压制住了大野,而这不是松本的本意,他只想慢慢品尝怀中的恋人,就像品尝一个精美到不舍得吃的小蛋糕。

大野的意识浮浮沉沉,他想起了第一次见面时小润包羞涩的笑和敬语,那句“初次见面”。他想起距离松本上一次染茶发已经过去了十年。他想起了他们树叶尖端的雨水一般颤抖的未来。

以他们的职业特性他们本不可能发展成为这样的关系。最后和自己在一起的是这个人真是太好了,大野一遍又一遍地想着,真是太好了。一个人的心里到底能承受多少爱意,真是世界上最大的迷。

明天也这样相爱下去吧。

六月中旬,岚学开始,大野在岚学之后马上便开始了电视剧的最后的摄影。

18日,四个月左右的拍摄迎来了尾声。大野接下了花束,心里一块大石落了地。

三天后便是庆功会,大野一如既往地归心似箭。他想到还有最后几个番宣,在那之后他便自由了。而且前一阵子他得知,事务所给他松本和相叶安排了纽约行。旅行的日子临近,这让他的心雀跃了起来。短信过于干瘪无味,他只想快些到松本家。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发展到了半同居的关系,松本的牙缸里有了大野的牙刷,衣帽间里有了大野的衣服,鞋架上有了大野的拖鞋,冰箱里有了大野的鱼。他就这样渗进了松本的生活中。

“一身酒气...”松本在玄关里皱着眉头接下大野怀中的花束把它放在一边。

“ふふふ…”大野却没说什么,只是软软地笑着。

“笑什么。”松本不禁表情缓和了下来,眼角渗出笑意。

“因为只要我笑,润君就会笑...”大野扑到松本怀中,“开心点嘛...我们就要去纽约了啊。”

“啊,是啊...”松本把大野搀到沙发上,“对了,拍摄辛苦了。”

“嗯,谢谢。”大野似乎有些醉了,还软软的笑着,“呐,我番宣之后要换发型,你说什么样的好?”

“这个嘛...剃得利索一点的那种会很合适吧,马上就是夏天了嘛。”

“是吗...”大野撅起嘴,“我倒还想换成润君那样的发型呢...”

“就你这小黑皮...”松本揉上了大野的脸,“给我变白...”

“住手啦...”大野把手掌覆上了松本的手背,“再说我都六个月没钓鱼了...”

“饶过你。”松本拿开了手,虽然手掌下过于柔软可爱的触感让他不舍得拿开,“走,洗澡去。”

松本在他头顶上揉搓泡沫的感觉很舒服,舒服得让大野胡思乱想,

其实都是些严肃的事情,大野的脑袋里不乏这些。

他想到,事务所给他们的这个旅行机会估计是为了让他们看清他们的关系,毕竟两人性格相逆,虽然半住在了一起但还没经过长时间的锤炼。这样的还不成熟的关系不适合被过早的公之于众。而相叶的存在也许就是为了缓和旅途中的不测。

他还想到,松本因为信息素问题好久没接到影视资源了。事务所能默许他们的关系也许是为了让松本早些找个人标记了然后稳定信息素。而自己就是那个唯一的选择,不仅因为他是松本倾慕的对象,还因为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岚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大野不寒而栗,这一切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事件的存在即是真理,深入想下去只会让人不舒服。他及时让自己的思路刹住了车。

闭着眼睛享受现在不就够了吗?安稳如梦中一般的现在。

他只是更加希望松本不要被这些事所拖累,那人只会比他思虑更重。

“润君...”他不禁唤出了恋人的名字,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开口。

“嗯?”过于温柔的一声发问。

“我...”大野吞了口口水,“想吃冰淇淋了。”

“这可难办了啊...冰淇淋刚刚被吃光...”松本尾音黏着奶声,“利达你说怎么办呢...”

大野顶着泡泡转过头直视着松本的眼睛,轻轻点点头示意,就像过去做过无数次的那样...

“石头剪刀布!”

“嗷!”松本发出一声惨叫,大野亮出豆芽颜。

松本到便利店买冰淇淋的时候大野只穿着四角裤在松本的被子里磨蹭。松本的白色被单触感凉凉的,浴后微热的皮肤贴在上面很舒服。虽然这里还留有过去那不快的性爱的印记,但过往已经变为过往。

大野滚在被单里确认着第二天的风向潮高。

“我回来啦!”句尾音调可爱地上扬。

“欢迎回来!”大野在卧室里回了一句,套上T恤后翻身下了床。不在床上吃东西,松本家绝赞增加中的家规中的一条。

大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着劲儿反弹了一下。“什么味道的?”

“巧克力...”松本把冰淇淋扔给大野,“和...你。”他从便利店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本anan。

大野猛然想起今天自己的anan已经发卖,“给我...”他一激灵从沙发上站起,去捞松本手中的安安,无奈松本身高压制。

“大野桑被脱了多少呢...”那人还不知廉耻地煽动着,高举着杂志翻动着书页,“看样子也没脱什么嘛...”

“不管脱多少我不是已经里里外外被你看个遍了嘛...”大野嘟哝着。

“那你还怕这个...”松本的脸凑近大野耳边,向大野耳里吹进这句话。

这个人是恶魔。大野在自己心里默默敲下了这个结论。

结果变成了松本怡然自得地边吃冰淇淋边翻杂志,大野在一旁满面通红后悔自己提出要吃冰淇淋。

“不感觉这张大野桑格外色情吗...”松本用手指指了指其中的一张,“领口开到了这里,腿举到了那里...这可是只有我才能看到的景色啊,全世界人民有福了...”松本咂着舌,“而且你还在笑,天呐这个笑...”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捂住了脸。

润也害羞了吗...大野揉了揉自己发烫的脸。

“说好了这里的白色只有我能看到啊...”松本指着衬衫的缝隙发出不知是迷弟还是变态一般的惨叫,“还有,不要总是举腿,这样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松本精神紧绷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话,中间还夹杂着无数语气词,看得出来他有多崩溃。他已经开始揉自己的头发。

“没事的没事的...”大野拍了拍松本的背试图安慰松本,却被松本抱住胳膊。

“我吃醋了...”他噘着嘴,“和anan发行量一边多的醋。”

“这些动作都是被指导过的不是我自己做的啊...”大野把声音放得很轻,像是在安抚受惊的孩子,“而且他们可不会像你这样抓着我...”

“是啊...他们抓不住你...”松本眼中闪过了一丝光亮,但这让他看起来坏坏的,“我必须要执行自己的特权才行...”

他把大野压到在沙发上,大野抬起脸,目光无形地描摹着恋人深邃的五官和焦糖般甜蜜的眼眸——那里面,炽热的渴求在不断发酵,并带着一阵来自巴黎的浪漫气息,毫不掩饰的焦灼爱意接踵而至,将他的脸烤得滚烫。

“轻一点,我明天还有工作...”

————————————————

· 短更一发,憋大招。马上就要一起旅行了心里方方的

· 这篇已经如愿变成润智大事记,现实永远甜过脑补

评论(11)
热度(95)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