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润智】【现实向ABO】阿司匹林(6)

· 打翻了一袋薄荷糖

————————————————

四月上旬的一天,他们去收录了大野新剧的主题曲。在那之后两人都没有什么工作,而且大野第二天是休息日,他们便去了松本的家。

 

松本家是他们最常用的约会地点,两人都很忙,每一次都显得那么难得。他们有时在门厅里就缴械,一直纵情到沙发上,像没有明天一样索取着对方的身体。

大野也有格外疲惫的时候,甚至对吻的回应都显得迟钝。松本想要收手,大野却逼他继续。于是他只好尽可能缓慢地,绵长地亲吻恋人的嘴唇,努力给予他疲惫不堪的情人一丝肉体欢愉。他爱大野,所以既想逼他休息又想无限制的纵容他。性与爱,前者的经验越积越多,对于后者却变得不明白了起来。

而大野却似乎不满于此,主动把手压在松本的颈后加深这个吻,沙发开始控诉他们的暴行,于是松本态度变得强硬,对于大野什么时候需要被温柔对待什么时候不需要,松本分得清楚。他们交换着湿热吐息,松本身上来不及脱去的衬衫被揉皱,胸膛贴合,双臂箍在恋人身上,在恋人颤抖火热的包裹中碰撞。松本噬咬起身下人的颈侧,大野喘息,不知是出于快意还是痛楚。他们从未如此像过一对只有肉体关系的情人。

这种爱过于激烈并不健康,是过久的压抑的结果,这一点他们都清楚,但即便如此也不去挣扎摆脱。

 

而这一天,松本做虾和明太子的和风意面时,大野睡在了沙发上。

松本在餐厅喊了好几声大野,却不见对方起来。松本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野身边,看着大野熟睡的脸。一种温软的感情涌上心头的同时,恶作剧的心理也冒了出来。

他想袭击对方的腰侧,没想到手刚搭上去大野就一个激灵醒来笑得喘不上气还差点摔下沙发。

松本没有停止攻击,在大野肋下抓挠,那人笑着脸和身子都缩成一团向后躲,后背陷进沙发背里连还手的力气都没,蜷起小脚像是只第一次被逗弄的野生小动物。

“别...别闹了...”大野笑得眼睛都湿漉漉的,满嘴求饶。

松本见他那样,虽然心中的小恶魔还在唆使他欺负得更深入些,但还是收了手,把笑得乱颤的恋人拥在怀中,“这么可爱就是你的不对了。”

他们在沙发上温存了一会儿,在几个黏腻的吻后,松本松开了大野,“面估计已经凉了...”

“没事没事,太热的我也吃不进去。”大野安慰着,在地上站直身体时却突然屈起膝盖倒吸了一口气。

“怎么了?!”松本赶紧扶住大野。

“没事...前天拍剧时有将棋的镜头,跪太久了...睡醒起来变得严重了点。”大野摆摆手,示意没关系。

“你就不会再注意点...”松本嘟哝着,“按摩什么的做了吗?听说汉方药也会有用。”

“润君...”大野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唤恋人的名字。

“你的身体不只是你自己的啊,会有多少人担心你你知道吗?”

“知道了...会注意的...”听到了恋人的温柔责备,大野心里反而舒服了很多,只是胸口像是有什么酸胀的东西在堵着。这就是被关心的感觉么...大野想着。一个人住的时间太久,有些东西他太久没感受到了。

“以后不许逞强了哦。”松本说着,打横抱起了大野。

“没这么严重啦...”大野挣扎着。

“我知道,但我就是想这么做,我的王子陛下。”松本微笑着亲吻的大野的额角。

果然这个小混蛋有绅士情结,大野羞红脸想着。

 

 

大野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雨男,之前有过外景去了轻井泽,在车上睡觉,到达,因为下雪外景终止,再次睡过去,回家的奇妙路线。之后去了箱根,本是一个晴天,却在最后的时候从远方飘过来了一大团乌云。

但约会时和钓鱼时从没下过雨。

大野每周总有一天休息或是提前完成工作,以往他会在那一天背台词,可交往后两人都想尽量黏在一起,这一天便变成了两个人share的日子。虽然他们都深深感觉这远远不够,但他们也清楚,对于艺人来说这简直是奢侈至极。

他们交往的第一个月唯一的室外约会是在夜间,大野白天读完台本,松本的工作也刚好结束。大野的拍摄是2,3话同时进行,台词乱七八糟,有时都不知道自己在说的是什么。值得庆幸的是第四话的台本还没来,来了之后会更加紧张。

室外约会的风险太大,当松本提出一起去一次游乐园天台时,大野犹豫了一下,仿佛这种普通情侣常做的事在他们身上是不合时宜的一样。但他还是答应了。

颤抖着几颗星的墨色天空之下,是颇带几分童话色彩的辉煌灯海。孩子们的笑闹声一直都在,从未改变。他们在各种小摊位间窜来窜去,用又爱又怕的眼神看着大型器械。

大野的虹膜上映着霓虹。让他半眯眼睛的,不知是过亮的光源还是春日的夜风。松本看着他的侧颜,不由得说出了一句“好美”。

“风景又不会自己跑掉,你随时来,它永远在。”大野似乎会错了意。

“风景永远都在,但你不会...不是吗。”

“我会在,只要你叫我,我永远都在。”大野直视松本的眼睛,以一种温柔让人难以抵抗的方式。

松本拥住了身旁裹着薄风衣的恋人,在极度的幸福与绝望之中,亲吻了他的嘴唇。他们从未想过博得谅解或是支持。他们站在火山边缘,随时都能坠入深渊。

喷子黑子,负面信息和绯闻,太多了也就习惯了。

毕竟偶像有这个自觉,他们就是被消费的职业。

 

 

松本在和大野交往后,发现自己需要像老妈一样操心。

有这么一个人,从来不会照顾自己,明明工作到很晚却总爱喝一杯,明明没必要却总忍着自己的伤痛,明明有床却总是睡沙发,从不好好吃饭,从不放弃钓鱼,从不停用抑制剂。

“不要再服药了,要是到了发情期我可以帮你。”松本曾经不止一次地提出过。

“工作太多,安排这样的假期会让经纪人为难...”那人也皱着眉头,“电视剧拍完了就好了。”

松本胸中不甘心的小火苗在燃烧,他想说Omega不应该承受这些,但又怕大野说他是大Alpha主义,只好自己默默生闷气。

可察觉到松本不开心的大野却总会凑到他身边,虽然不说一句话,但他的存在就是最好的治愈。抑制剂的事情便总是这样不了了之。

把恋情告诉事务所的事情也是如此,每次谈起这件事时两人都觉得没有必要隐藏什么,但都对一个可能性感到恐惧,他们怕事务所的反对。曾经有一次松本因为这件事几乎气得要哭出来,但大野却拥抱了松本,双手搭在松本腰间脸埋在松本的胸口里。

看着怀里猫一样的毛绒绒的小小的一团,松本心里有些许宽慰,还好他们还有彼此。这就够了。他揉了揉大野的头发,隔着薄薄的居家服松本能感觉到大野湿热的鼻息打在他胸口上。

 

不仅是膝盖旧伤,大野还有好多好多事情值得松本操心。

比如说一次音番彩排,大野把应该戴在腰侧的麦克电源戴在了屁股上,于是在唱face down,手着地扫腿的地方时,那块不留情的人工制品硌痛了他的屁股,回到家时松本发现那里淤青了一大块。关键是松本帮他涂药时大野表现得太诱人松本一个没忍住又战了几个回合。

再比如说,进入了五月,拍剧的本番时因为会有噪音所以电风扇和空调都是不开的,而且是穿着毛衣的角色,热得很。松本听说这个情况后担心大野中暑担心得要死,偷偷在他的包里塞了不少冷贴,这使得大野被经纪人误会成他是发烧或是发了别的什么东西。

“你不也是..."当松本向他抱怨时大野这么回,”要说拼你只会比我更厉害,我有哪天没担惊受怕怕你把自己 练伤了或是练成大猩猩。“随后便嘴角下垂捶着胸脯作大猩猩状。

五月中下旬,东京可以观测到173年一遇的金环日食,两人正好在那前一天共度了一晚。

那天早晨七点半,大野睁开眼睛,看见松本还在安然地睡着。睡醒后身旁空无一人的日子太多了,这样的时光一刻千金。他贪婪地想把松本的睡颜刻在心里,用视线抚摸松本的眉弓,亲吻他的鼻尖和嘴唇,描绘他柔和的下颌曲线,这张他永远不会厌倦的脸,这个他等得太久了的早晨。

在日月开始它们的表演时,大野把松本叫醒,给迷迷糊糊的恋人戴上墨镜后,两人一起看到了变得渐渐残缺的太阳。再低血压魔王在这一刻也会被治愈成天使。

“怎么样?”大野把脸转向松本,戴着眼镜也遮不住豆芽颜。

“不要逼我向你求婚。”松本嘴上别扭着。

“我曾经想过,一百七十三年前,是不是会有我们的前世,江户润和江户智在一起,看了那次月食。”

“上辈子的事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会缠你到下辈子。”

他们拥抱,因为松本拒绝亲吻,在太阳变成指环的那一瞬间。

“你知道吗我想要你想得发疯…好想完全得到你…”松本紧紧拥抱着怀中的人,仿佛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

“我是你的,我一直都是你的。”大野安慰着。

“你骗人,你永远不会属于任何人,我永远不会完全得到你。除非…”松本把下巴埋进大野颈窝,舌尖舔舐着大野的脖颈后,腺体所在的位置。

“再等等,我们时间多得是。”大野身上起了鸡皮。

“你知道的,我会有忍不住的那一天。我们会在一起的,不计后果。”

“是的,不计后果。”

 

 

六月梅雨,日本全国人民都会变成雨男雨女,大野不讨厌梅雨,因为梅雨放晴后便是他喜欢的夏日。

大野第一次使用了松本给他配的钥匙,在恋人工作结束前等在他的的家里,翻着台本。相叶也开始和他有同样的苦楚,这让他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

“我回来了。”一个声音响起。

“欢迎回来。”条件反射的回应。

过于日常的念白,却让恋人在玄关里怔了好一会儿。大野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在他心里也发生着同样的事。久违的对话带来的感动,亲吻的欲望。

松本把伞立在了伞架里,把沙发里的大野圈入怀中,亲了亲他的头顶。

“我今天办了件大事。”松本把大野的手握在掌心。

“什么事?”

“我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事务所了。”

————————————————

· 不少梗都来自AD,听到这些事时这货心都疼碎了,及其渴望能有人呵护他们两个。

· 请想象两个盲人艺术家相拥的样子(一秒破气氛

· 下一章会解开所有矛盾...吗?(坏笑

评论(15)
热度(102)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