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只有六根弦的翼

【润智】【现实向ABO】阿司匹林(3)

久违的驾驶

以为是糖其实是...以为是刀但它还是...

————————————————

松本打开了车载音响想分散一下大野的注意力减轻他的痛苦。里面播起了披头士的白色专辑。正好是他最喜欢的歌,I Will。

而且歌词还是那么的应景...松本在心里苦笑了一下,只是大野估计是没有心思欣赏音乐了。

音乐声已经不小,但细碎的喘息声在密闭的车里还是显得过分明显。虽然感觉得到后座上的人已经竭力克制,可信息素已经开始在车内蔓延,从最开始只在大野身旁缠绕,发展到车厢内的边边角角。

松本向内后视镜看了一眼,没看见对方的脸,他应该已经侧躺下了。松本开始有些担心,并不仅仅担心开始发情了的大野,还开始担心自己。大野的信息素就像森林中的空气,没有味道却能在治愈人的同时摄人心魄。

虽然不想,但他的身体已经起了反应。松本努力让自己专心驾驶,专心于前方的红绿灯和不断倒退的白线——努力把大野送到自己家中而不是直接在路上干翻他已经体现出了松本有多温柔贴心。

理智告诉松本,他不能伤害大野,否则他们之间就真的完了。

 

Evernote

温热的水流倏忽而至,细密流淌在两具赤裸身体之间。

松本在蒸腾的雾气中抚触着对方的身体。湿热迷蒙的白色像温柔的手遮蔽了他的双眼,奇异的洁净感笼罩着他。

松本感觉自己看到的是一个有点迷惘却极其迷人的天使。水流敲在瓷砖上沙沙作响,就像翅膀拍打发出的窸窣声。大野在浴室照明中半眯眼睛,光线在他的睫羽上变幻。

他将手伸入大野发间,试探着,像触碰一只不熟悉的小兽,按压着有弹性的头皮。那里湿而温热,动脉在以和心脏相同的频率跳动着。

“可以吗?”他发出请求。

“嗯。”

他托起了大野的脸,一个浓厚绵长的吻,在两人窒息之前他把嘴唇下移,吸咬着对方柔软的下唇,直到那里红肿并泛起肉欲的红色。心跳仿佛停滞在了空气中,眼前的一切变得如此缓慢,身体绵软得仿佛淹没在一片珍珠白的泡沫里。

 

松本换上了干净的床单,当天晚上,他们相拥入眠。大野的脸埋在枕头和松本的肩膀之间,温柔安静得像一个处子。

 

松本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快到早晨了,天空纯净,像野鸽灰色的胸脯。

但他并没有听到该有的呼吸声,身旁冰冷空无一人。

大野不见了。

————————————————

一些唠叨

真正的现实向里估计智会是更加肉食系的那一个,但这是ABO,作为Alpha的润有掌控的本能,所以ooc成这个样子,请叫它合理范围之内(厚脸皮

写得仓促,会不断小修,结局会是好的,我发四。还有,I will是真好听

对唱...(捂心口

评论(26)
热度(111)

© eIements | Powered by LOFTER